法治快车客户端 > 人物 > 23年的法官,23年的“泥腿子”

        原题:23年的法官,23年的“泥腿子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去当事人家里走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实地勘查争议现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庭审后,李静在为当事人双方析案明理 。崔征 摄

        农历十一月,辽宁桓仁冬意已浓,沿路绵延的山峦虽不复暖日里的生机与繁盛,却也处处诉说着苍劲与顽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区的路密布着弯道和陡坡,走一趟太不容易。“现在的天气还算是不错的,等到了真正的冬天,车多路险,一下雪或者一下雨,路面上冻打了滑,那可就危险了。”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二棚甸子人民法庭庭长李静笑道,“这几年修了路,好走了很多,要是赶上前几年,很多人都还不敢走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23年如一日每天来回奔波,让李静这名基层法官脚上的泥越来越多,与百姓的心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■百姓之事无小事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庭审下来,李静已是口干舌燥,但他没有歇着,也顾不上喝一口水,而是一步两个台阶匆忙迈向了二楼的调解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调解室早已熙熙攘攘,坐满了焦急等待的邻里乡亲。“李静法官,你看我这事咋整啊!”“跟他们商量他们不同意啊!”见着李静,大伙儿纷纷簇拥过来,霎时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,咱一个个来,大伙儿的事儿啊,我肯定都会好好解决。”李静难掩倦意的脸上依然写满了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见着李静之前,记者以为这定是一名文静无私的女法官,却不曾想一名高大威严却不失亲切的男法官出现在记者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桓仁的乡镇比较分散,为了让百姓能就近“打官司”,共划分了4个基层法庭,分设在东、南、西、北4个区域,每个法庭管辖2至3个乡镇的各类民事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起来,这4个法庭我都工作过,已经转了一圈,要是再回到雅河法庭,我都转两圈了。”李静腼腆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书记员做起,到法庭的庭长,李静的这一圈,已经整整转了23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目前所在的东“片儿”区二棚甸子法庭离县城不算远,但也要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些年孩子还小,山里路也不好走,有时候晚上回不来,孩子生病了也没法照顾,媳妇总是跟我吵。”他略微羞涩地笑了笑,“不过现在孩子大了,家里人也都理解支持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多人看来,法庭因其审判性质足以让人畏惧,但在基层法庭,法官办理的大部分都是琐碎的纠纷调解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地里的一条垄、因为跑到别人家的一只鸡、因为邻里间的一个摩擦……李静接触最多的案件,就是这样的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上法庭的事没有小事,都要像处理自家事一样认真办理。”在基层工作了23年,这是李静最深切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2017年年初的时候,住在离二棚甸子法庭不远处的一个村民来“告状”,说楼上住户卫生间漏水殃及他家,而楼上却说找不到漏点。楼下住户情急之下找到法庭,请法官“作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的纠纷,李静必定要到现场查看个究竟。可这件事情很是奇怪,楼下的棚顶有漏水,在楼上的卫生间却查不到漏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劝说楼上住户:“要不,咱再查看一下供水入口的管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番仔细检查过后还是没有结果,而且漏水的情况很不稳定,时漏时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把问题解决好,李静叮嘱楼下住户每逢漏水都要打电话通知他,他便带人前去查看,帮助楼下住户在漏水点上做好标记,看看每次漏水的地点是否相同。李静还找到建筑施工部门的专业人员咨询楼房漏水的原因,得知如果墙体没有做好,也会出现渗水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现场取证工作反复进行了10多次。转眼间,就快到春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想着,当事人要想好好过年,漏水的事就一定要有个妥善的处理结果。于是,他把双方当事人找来,做了个初步调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漏点还没找到,虽然现在不漏水了,但是楼下的棚顶损毁了。不然你们看这样好不好,楼上支付1000元补偿款,咱先高高兴兴过个年,等到雨季到来时,如果还是漏水,咱再找漏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双方对这个处理结果都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年后,李静又被找去现场取证。“前后跑了20多趟,这个案子还是没能最终结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李静又接到了楼下住户打来的电话:昨天下雨了,但是屋里没有漏水。“没漏不是挺好吗?再观察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放下电话,李静笑了一下说:“类似这样的邻里纠纷我经常遇到,咱们看着事儿不大,可是一旦没处理好,两家动起手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基层法官最重要的就是耐心、细致,多跑几趟,一遍不行就劝两遍,时间长了就一定能够感化他们。”李静平实的话语中吐露着温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■法官就要“一碗水端平”

        二棚甸子法庭的一楼有一个不大却合乎规范的审判庭,高背靠椅威严地伫立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,官司一上门,原告被告都找人。找人,是因为存在不信任、心里没底。而在二棚甸子法庭,当事人如果知道案子是由李静接手,就会说,李庭长办案,不用找人,一准公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谁愿意打官司,百姓一旦找到法庭,找到法官,那这件事一定让他很委屈,想寻个人为他主持公道。在这个过程中,法官必须要做到一点,就是公正。”李静的眼睛里闪烁着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都知道法官审案,当事人双方总要有输有赢。赢了的,自然高兴,那输了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输赢都要于法有据,只要法官手中的‘天平’不歪,一碗水端平了,即便一方当事人输了官司,也会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审理案件的不公正后果,就会让当事人对法律的公正产生质疑。“这是最可怕的,法官是执法者,决不能无视法律,不能让百姓输了官司还伤心。”李静认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在街上,李静时常会遇到主动与其打招呼的乡亲,他心里明白,这些人中有赢了官司的,也有输了官司的。“我觉得心里很安慰,输了官司的当事人并没有记恨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讲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2010年6月,李静当时在华来人民法庭当庭长。一天,一位村民怒气冲冲地跑来,将路边的一位养蜂人告上了法庭。

        养蜂人是一位有些残疾的老人,他从吉林通化来到桓仁华来镇果松川村养蜂,养蜂地点就在村子的路边。那天,这位村民驾马车去地里给玉米追肥,路过养蜂地点时,不知什么原因,几十箱蜜蜂一起“袭击”了这匹马,马被严重蜇伤,到了晚上已经不能进食。为了减少损失,养马村民只好忍痛将马宰杀了。随后,马主人找到了法庭,要求养蜂人赔偿损失1.2万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养蜂人的工作地点是不固定的,他追着花儿走,因而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离开华来。这让李静和原告都很着急,如果养蜂人离开了,案子可就难办了。于是他们争分夺秒,决定立即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发地离法庭30多公里,李静带着工作人员赶到时,养蜂人还没有离开。他承认的确是蜜蜂蜇了马,但因为没有将马蜇死,便认为没有义务赔偿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陷入了僵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心平气和地为养蜂人讲起了法理知识:“在没有提示、告知的情况下,你所养的蜜蜂将别人家的牲畜蜇死了,按照法律规定,是有责任赔偿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过来,李静又劝说马主人:“他一个身体有残疾的老人养蜂不容易,也赚不了多少钱。要不,咱都各退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李静多次深入现场的调解、劝说后,双方达成了共识,养蜂老人拿出了6000元赔偿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按照常规最少得用20多天时间办理的案件,在李静的努力下,3天便案结事了。更重要的是:原告、被告都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官办案的最高境界就是双方都满意。这个满意的得来,靠的是法官的公平公正。

        端正法律的“天平”,心里装着百姓,让李静这个工作在基层的法官,付出了很多,也收获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■时刻与百姓“相融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里要装着老百姓,拥有踏实扎根于基层的奉献精神,否则就无法获得百姓的信任。”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院长王其林告诉记者,而李静就是一个心装百姓,愿意与百姓“相融”的基层奉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去采访时,正巧遇上李静为当事人办理购房过户的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年前,村民小孙购买了同村老赵的房子,没有办理房屋所有人变更手续,就这么乡里乡亲地住着。不久前,老赵患重病,小孙这才觉得应该把变更手续办了。由此,他找到了法庭,为变更房屋所有人出具法律文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规定,双方当事人都应到庭。但老赵是带病之身,行动不便,小孙建议弄辆车把他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让老赵来了,咱们去趟他家,现场把这事办了吧。”李静得知详情后,连忙对小孙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审判员和当事人,李静一行人来到了老赵家。“李静法官,真不好意思啊,还让你亲自跑一趟。”看见李静,老赵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,你就别起来了。”李静急忙上前搀扶,关切地询问着他的身体状况,随后说明了前来的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核实完基本情况之后,李静对老赵说:“您老身体不好,接下来的事,不然就委托您儿子帮忙办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赵点了点头,在委托书上签字、摁手印,“几年前有个事儿还是你作主办的,你来办事,我放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老赵家出来,李静说:“20多年了,办了太多的案子,要不是他提起,我都忘记了以前还为他办理过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23年的时间,李静共审结案件2500件左右,他所审理的案件调解撤诉率达到82%,且没有一起案件当事人在调解后反悔,也没有一起案件被催办、督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各种类型的案件中,凡是涉及到赡养事宜的,他都会一一妥善办理。赡养案件的原告多是生活贫困、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,而被告大多是些不孝的子女,有的案件还涉及到各种错综复杂的家庭矛盾,因而处理起来较为棘手,而李静却不辞劳苦,亲力亲为,甚至很多时候,他还“额外”帮助这些老人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年前,李静接手了一个案子:住在华来镇蝲蛄甲村的一位老人来法庭起诉,要求子女们履行赡养义务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这位老人多次找到法庭,说自己没吃的了。李静获悉后,每次都会买些米、面等生活必需品送到老人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年冬天,老人又找到了李静,说家里冷到不能入睡。李静就买了些塑料布,帮着她封上窗户,又找了些旧报纸,帮着她糊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老人被儿子接回了家中住,但因为性格等方面的原因,他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老宅子中独自生活。没过多久,老人找到李静,说自己想到养老院生活,李静便开车带着老人四处寻找适合的养老院……种种情形都还历历在目,但这位老人却已经离世了,每当回想起这些事情,李静的心中还是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基层,如果不能与百姓‘相融’,离百姓很远,就一定当不好法官。”李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听李静讲办案经历,就像是听故事,在一个个故事的背后,是一名扎根基层长达23年的“泥腿子”法官维护法律尊严的执著和为民情怀。(见习记者 雷蕾 通讯员 李恩惠 徐佳婷)

        来源:人民法院报

时间:2018/1/14 10:05:53
来源:法治快车客户端